推广 热搜:

在堆满婚纱礼服的房间里看着她慢条斯理地喝牛奶敷面膜

   日期:2021-01-13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记得小时候,外婆从朋友家抱回来一只小猫,通体纯黑,还没断奶,眼睛半睁不睁。我每天吃完早饭就坐在它旁边,捏着滴管喂它牛奶,
 记得小时候,外婆从朋友家抱回来一只小猫,通体纯黑,还没断奶,眼睛半睁不睁。我每天吃完早饭就坐在它旁边,捏着滴管喂它牛奶,喂完就看,一眨眼就看到了吃午饭的点,吃完午饭继续看,一眨眼就看到了吃晚饭,时间真跟流水一样。

    爱因斯坦同志告诉我们,和喜爱的人在一起,度日如秒。我和顾魏,就这么互相看着看着,两年转眼就过去了。听着他均匀的呼吸,我拿手指尖拨拨他的眼睫毛,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。

    顾魏睁开眼睛,慢慢眨了眨。

    我摸摸他脸:“饿不饿?”

    顾魏摇摇头,伸手拨过床头柜上的液晶钟,九点半。慢慢坐起来,然后:“啊,客房……”

    我看着他撇撇嘴角,拿着睡衣去洗澡,心里没来由地想笑,起身去厨房给他打了杯米糊。

    顾魏洗完澡,乖乖喝了米糊,然后亦步亦趋地黏在我身后,我擦桌子,他跟着,洗碗,他跟着,收豆浆机,继续跟着。我忍不住破功,笑出来,牵了他的手拽进卧室。经过客厅的时候,淡定地无视了林老师睁圆的眼睛。

    十点半,房间门被敲了三下,林老师探进来半个身子。彼时,顾魏躺在床上,靠着床头翻杂志,我坐在电脑前,敷着面膜和小草聊天,两个人一齐抬头看他。

    “嗯——”林老师看着眼前无比纯良的画面,“我们先睡了。你们也早点休息。”

    我和顾魏:“晚安。”

    林老师:“晚安……”默默退了出去。

    新人在婚礼那几天往往是忙得脚打后脑勺的,有哪个新娘能奢望婚礼当天还能睡懒觉的?

    印玺说,我能。

    化妆师都到了,她活生生睡到快9点,才被金石给拎起来。我在堆满婚纱礼服的房间里看着她慢条斯理地喝牛奶敷面膜,深深觉得这样悠哉的新娘真的是世间少有。

    中午,金妈妈印妈妈下了一大锅饺子和一大锅圆宵,寓意团圆美满。众人填报肚皮就各就各位开始忙碌。顾魏比我辛苦,吃完饭我坐在房间里化妆换衣服的时候,他被抓差去车站接人。

    晚上六点零六分,开席。

    金石亲自操刀,做了一部flash小短片开场,他和印玺的20年。简单黑白的笔调,最后那句“我们的一辈子,才刚刚开始。”骗哭了现场无数女同胞,包括新娘本人,她显然没预料到当晚的surprise会来得这么快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