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虽然父母工作忙,但日常生活有勤务兵照顾,他没操心过生活

   日期:2021-01-12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手术室走廊门口,一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手上端着一个不锈钢钵:这是切除的部分。随后赶来的母亲看到钵里的东西,唔了一声,闭上
  手术室走廊门口,一个穿着手术服的医生手上端着一个不锈钢钵:“这是切除的部分。”

    随后赶来的母亲看到钵里的东西,“唔”了一声,闭上眼转过身。

    我仔细看着钵里红里泛白的肉体,有我的手掌大,刚从林老师身上切除下来。突然觉得莫名心酸和亲近,我凑上前,靠近嗅了嗅,没有我想象中的血腥味,只有消毒液淡淡的味道。

    “肿瘤位置较高,所以切除位置比预期的上移,胃部留了20%左右。”

    我点点头。对方转身进去。

    那是我和医生的第一次见面。原谅我并没有记忆深刻——他被遮得严严实实。

    12点,林老师被推回病房,要抬上病床,跟床护师拦住了我们娘俩:“来两个男同志抬,你们抬不动。”我和娘亲面面相觑,我们这儿就两个女同志,小叔叔公司有事赶回去了,到哪找两个男丁?

    护师看着我们无奈道:“我帮个忙,你们再找一个来,看看隔壁病友的儿子之类的。”我对这位严谨而龟毛的护师无可奈何,只得出门求援。

    彼时,医生刚从手术室回来,口罩都没摘,正准备换了衣服去吃饭,经过病房门口时刚好和我撞上,抬头看了眼病房号:“39床,怎么了?”

    我说:“医生,能不能请你帮个忙?”

    医生说,孽缘,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    医生笔迹:你怎么想起来就那么凑上来闻?我差点以为你要上手戳。

    Date:2009.3.3

    术后48小时,我守在林老师身边,没有合过眼。他皱着眉不作声,我只能通过他抖动的眼睫毛判断他的状况,直到他捏了捏我的手指,张嘴呵气:“疼。”

    麻药过去,我的心终于安静下来,亲了亲他额头:“很快就不疼了。”

    我们家林老师是个好命。

    小时候在军区大院长大,虽然父母工作忙,但日常生活有勤务兵照顾,他没操心过生活。

    之后离家上学,也算是风云人物帅哥一枚,一到周末床单被套就被有着虎狼之心贤良之行的女同学扒走清洗,自己没怎么动过手。对于这段历史,他直到现在都颇为得瑟。

    工作之后分宿舍,二十平米的小套间,单身的两人一套,成了家的一家子一套。这种宿舍楼里,最不缺的就是马大姐型的人物:唠叨,但是对小青年的日常生活颇为照顾。他的室友是本地人,母亲时不时带吃的来给儿子补身子,老太太心好,看林老师瘦成个竹竿样,也没少捎带着给他补。

    后来,他和我妈谈恋爱,不巧我妈又是个窗帘一礼拜至少拆下来洗一回的洁癖患者,这下他连衣服被套都不用洗了——我妈嫌他洗的不干净。

    结婚之后分房子,和外公外婆分在一个小区,老两口看小两口工作辛苦,于是承揽了午饭晚饭的工作,他和我妈轮流做早饭就行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