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忍不住伸手戳向他的眉间,以前朋友们皱眉都会这样为对方解忧

   日期:2020-12-2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倏地,离歌双手握着轮椅轮子的手捏紧,苍白的关节暴突,就连那青蓝的血脉也变得异常清晰。够了!后弦!淳于受不了地拉回后弦,离
    倏地,离歌双手握着轮椅轮子的手捏紧,苍白的关节暴突,就连那青蓝的血脉也变得异常清晰。

    “够了!后弦!”淳于受不了地拉回后弦,离歌冷哼一声便推着轮子远去。远尘抱起了琴走向屋内,“啪”地一声关上了竹门。气氛颇为尴尬。

    “呀!都跟老子发脾气?”后弦左看看,右看看,一甩袖子,“好!你们都有脾气,就我没脾气!一个个都自命不凡,有种就从这里出去!”

    这回,连我也觉得后弦说地有点过了,立刻大声道:“啊!珊珊,我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!”

    淳于恍然大悟地眨着眼睛:“是问石锅哪里买的,不过现在看来是问不到了。”淳于向后弦射去杀气,都他坏的事,偏偏某人这时却糊涂了。

    “石锅?石锅拌饭?”后弦双眼闪亮,“拿东西好吃。”

    “呵……”我笑着迈出了脚,瞬即,一片黑暗袭来,天地旋转,人影模糊。

    阵阵熟悉的香味钻入鼻息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我看见了几个模糊的身影。

    “醒了?”是南宫秋玥,他的脸渐渐变得清晰,原来那香味是他的。他把着我的脉,点点头,扶着我坐起身,头依然有点发沉,橘黄的阳光铺在我的锦被上,已经近了黄昏。

    视线渐渐清晰,我看清了另两个人,是淳于和后弦。

    淳于放心地笑了笑,上前:“要吃什么吗?”

    “呃……”说实话,一下子看到这么多人陪在床边还有点不习惯,南宫秋玥给我披上了一件外套,对着淳于说道:“来一碗人参粥吧。”

    “知道了。”淳于转身离去。

    后弦看了看淳于,再看向我:“记住,二十两,身体好了,不见不散。”他竖起两根手指,我笑着点头,他那双杏仁一般的眼睛闪出宝石般的光芒,然后对着南宫又是挑衅的一个飞眼,飘出了房间。

    “什么二十两?”南宫回头问我,搬了个圆凳坐在我的床边,我望向别处:“没什么,对了。”我再次看向他,“你这几天在做什么?”

    “我……”南宫秋玥锁住了眉,和他在一起大多数的时间,他都是锁着眉。忍不住伸手戳向他的眉间,以前朋友们皱眉都会这样为对方解忧,南宫秋玥微微一怔,但很快放松了身体微笑地看着我,我戳了戳他眉间:“别皱着眉,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难住我们的南宫秋玥?”

    收回手,看着他脸上淡淡的笑容,他的眸光中带着犹豫:“这件事的确难不倒我,但却难到了你。”

    “我?”

    “这两天我抓鸽子去了。”南宫秋玥边说边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字条,“这鸽子是冷家的,我劫了,然后抄了信鸽飞书的内容。”

    “冷家?”南宫秋玥将字条放到我的面前,“你看了就该头疼了,看还是不看取决于你。”

    字条只是字条,可从南宫秋玥手中接过的时候却似乎变得沉重,到底会是什么?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