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有什么划过我的脸庞,带出一丝凉气,紧接着,我靠着的竹子就缓缓倒落

   日期:2020-12-25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大战一触即发,我不喜欢打架,可能是女性反暴力的一种本能吧。本想阻止,身体就被淳于推开了。尚未来得及反应,后弦就跃了过来
  大战一触即发,我不喜欢打架,可能是女性反暴力的一种本能吧。本想阻止,身体就被淳于推开了。尚未来得及反应,后弦就跃了过来。只见淳于一个转身,闪过后弦的掌风,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闪闪银剑。呀,我怎么就没发觉他的腰里藏着剑?

    剑光扫过我的眼睛,如蛇一般的软剑在淳于的手中如同游龙,后弦唇角带笑,未用任何武器,显然是游刃有余,他的身形如闪电一般迅速,如狡兔一般灵巧,闪避着一道又一道银光。

    “你瞧不起我!”淳于前刺,后弦一般后翻,长长的辫子在空中画弧:“没错!”

    淳于疾走,剑刺向后弦落脚处,后弦在空中竟又是前翻,单手撑在淳于的肩膀就跃到了淳于的身后,落在竹竿之上。然后他狡黠一笑,在淳于转身之际,抬脚一踢,竟是将一片竹叶踢向淳于。

    那竹叶快如利箭,直扑淳于面门,我紧张地不敢呼吸。但淳于显然比我镇定,他将手中的剑竖起,那锋利的剑吹毛断发,当即,那竹叶在碰到淳于的剑时便一分为二,缓缓飘落。

    刹那间,一切都安静下来,后弦双手环胸依旧立在竹竿之上,淳于手执宝剑巍然不动,远处的远尘终于将琴弦接上,而离歌依旧背对着众人,拿着手中的洞箫把玩。

    “呃……”

    我才发出一个音节打破沉寂,后弦就再次踢了起来,这次,是数片竹叶连发,竹叶一片接着一片,扫向淳于,我叹气,这两个人玩上了。

    银光立闪,扫过竹林的每一处,忽然,有什么划过我的脸庞,带出一丝凉气,紧接着,我靠着的竹子就缓缓倒落,几缕断裂的发丝从眼角的余光飘落,我顿时呆若木鸡!原来那竹叶居然可以断竹!

    随即,就看见竹叶也飞向远尘和离歌,心立时提起,而远尘则是不紧不慢地将手放在琴弦上,“噌!”葱白的手指在阳光下划过一道玉光,竹叶在他的琴前略微停顿,然后,就在空中碎裂。

    于是,竹子的断裂声,琴声,竹叶飘落的婆娑声和衣摆的飘舞声,都混在了一起,生成一曲特殊的和鸣。绿意盎然之间,是竹叶在空气中飞跃,飘零,坠落,碎裂,私斗终于最后演化成群殴。

    我看得冷汗涔涔,我没武功啊,这若是被竹叶砍到还不分尸?正想着,就觉得有绿影飘来,我本能地将目光聚焦在了前方,那一刻,四周的声音忽然从脑海中消失,眼前只有那个绿影,它变得越来越清晰,是一片竹叶!

    竹叶的速度渐渐变慢,我惊讶于它速度的变化,侧身,看着它从眼前划过,好奇地伸手,夹住,竟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拉力!

    身体里似乎有什么力量开始汇聚到手指,我顺着那拉力而去,运用外公教的太极借力使力,带着竹叶一起转身,然后,松手,那竹叶便又往来的方向飞去,胸口一阵发闷,有种想吐的感觉。
 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