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只朝陵瑞王爷一瞥,以示感激之情,随即紧紧阖上眼睛

   日期:2020-11-2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啊!突然,一道嗥叫在沉静的牢房里响彻。皇上,是皇上?!缪全嘴大张,心胆俱裂,死死盯着那道颀长的身~影。你刚才不是说要与朕
 “啊!”突然,一道嗥叫在沉静的牢房里响彻。

    “皇上,是皇上?!”缪全嘴大张,心胆俱裂,死死盯着那道颀长的身~影。

    “你刚才不是说要与朕的妃子欢好一宵吗,怎么还不去,偏在这里好生噪聒。”皇帝轻声道。

    仿佛瞬刻被抽走所有生气,缪全脸如死灰,一摊水渍从从他身~下漫出,空气中顿时散发出股尿骚的味道。

    “你说你叫什么?”皇帝淡淡道。

    他并没有向着哪一个人,但张进却一下灵犀在心,忍痛毕恭毕敬道:“微臣张进。”

    “似乎是个有意思的人。”皇帝笑了笑,语锋微微一转,“所以,梓锦,你手下留了情,那飞刀下手虽重,但伤不在心脉,清风你说是吗?”

    一个绿衫青年他背后走出,躬身道:“是。”

    龙梓锦一惊,立刻跪下,“臣弟不敢。”

    “皇上,不如就由老奴替王爷送人上路吧。”一直垂手侍立在旁的青蓝色的身影,低声道。

    “嗯。”

    张进苦笑,一朝君子一朝臣,君还是昔日的君,却不认得他了。他不知道陵瑞王爷为什么要放过他,更不知道皇帝为什么要杀他。不过,王要杀一个人又怎么需要情由。

    冷汗混着血液,慢慢融入那地上的血海中。有些狱卒还在苦苦挣扎,撑着一口气,有人已尸凉。

    那青蓝色的身影走到面前,出掌如风。

    他生来傲骨,倒也不去求饶,只朝陵瑞王爷一瞥,以示感激之情,随即紧紧阖上眼睛。

    空气中,似乎沁过些须声音,像之前听到的碎薄叹息。

    那飓大的掌风已盖到他面门,不消须臾,他便天灵爆裂而死。

    “徐公公,请掌下容情。”

    晕眩激荡间,那股摧命的压力突然消失无踪,在那轻柔的声音从白幔中透出的同一时刻。

    “谨遵娘娘懿旨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