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裂的痛苦却冰凉。死亡前让人狰狞恐惧荒寂的冰凉

   日期:2020-11-2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这帘一落,便掩了那女人的妆容。人面是否灼若三月桃花?却再也无从得知。张进是最末进来的狱卒,差使都落到他身~上。偶尔,她会
   这帘一落,便掩了那女人的妆容。

    人面是否灼若三月桃花?却再也无从得知。

    张进是最末进来的狱卒,差使都落到他身~上。

    偶尔,她会讨要一些水。

    张进便把东西从栅栏递进去。那只手,从白绸里伸出来,细细小小,指甲修剪整齐,十指不染丹寇色。

    入狱三天,她安静得像个死去的人,给人一种感觉,仿佛那道幔拉开,里面其实空无一人。直到此刻。

    年璇玑算是为他解了围,但张进想,这女人大抵是疯了。

    一股力量突然猛地推开他,他吃了一惊,只见缪全已飞快地奔到那牢房前,拿出钥匙,一手碰上那帘子,神色猥谑贪婪。

    张进骇然,脚步晃了一下就要上前阻止,耳边却听到噗的一声暗响。

    那一步便没有再跨得出。

    他低下头,胸~口,一柄寒光利刃穿透而过。

    汩汩流出的血液是热的,但撕~裂的痛苦却冰凉。死亡前让人狰狞恐惧荒寂的冰凉。

    他的身~体缓缓滑下,但他不甘心。强撑了口气,半跪在地,他要看一看那施辣手的同僚的面目。做鬼,也得有个去处去讨说法。

    重物坠地的声音却惊吓了他。

    混浊的眸里,映过是十多具身~体横落地面,或先或后,甚至,连一声闷哼也来不及。

    只有鲜红湮没了那青花砖,一绽成海夺人心魄,不愧这世间最明亮的色彩。

    恍过什么,他侧~身去看缪全。

    那个男人还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不过动作已然僵硬。他的四肢各钉了一枚匕首,还有,喉间。

    却似乎,那触目惊心的都并非致命的伤,他甚至还能转过身~来,惊恐地瞧着这场剧变。

    突然,耳边,传过脚步声轻盈。

    张进双手撑在地面,咬牙眯了眸看去。

    漫步而过,来者似乎不下四五人。

    前面一人,靴修五爪龙纹,缎面明黄。

    他心头一震,这样的靴子,他当年曾经有幸看到过一次。眼前仿佛抹过一片金碧辉煌。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