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眼里涤荡着幽深的欲~望,一时每人都有磨拳擦掌之意

   日期:2020-11-2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陆大哥这话在理。女人老子玩多了,这皇帝的女人,你想想,睡一下,该是怎样的销~魂滋味!张进震惊得连身~子也颤抖起来。你们这
  “陆大哥这话在理。女人老子玩多了,这皇帝的女人,你想想,睡一下,该是怎样的销~魂滋味!”

    张进震惊得连身~子也颤抖起来。

    “你们这是欺君的大罪。”他思绪极乱,当话出了口,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疾步奔走了进去。

    油灯昏暗,把人的脸相映得扭曲诡异。

    桌上,几盏酒翻了,酒水落了地,毛豆儿散了一桌。

    当中一个人斜挑了眉,睨向他,“哦,张大哥回来了。”

    牢头缪全。这刚才提议的就是他。他妹妹早前嫁陵瑞王府的帐房做了妾,他随即扎了职,身价水高船涨,胆子也长了毛。

    张进赶紧上前一步,堆笑道:“大人多吃了些酒,难免失言。这事,万万使不得。”

    缪全冷笑。

    “张大哥曾在礼部任职,咱们这些粗使的人又怎么入得了你的眼。只是,今日之事,如果张大哥允了,那么,缪全可以让大哥先拔头筹。”

    他话口未必,一众狱卒已大笑起来。

    “如果。。。。。。,这明天多出一具尸首,缪全便只说这张大人多吃了酒,冒犯了皇妃娘娘千金之躯。”

    张进微微张了嘴,这天气酷寒,他却早已汗湿重衫。

    空气中,突然漫过一丝薄薄的声息。

    若有若无,仔细寻去,却似乎不过是恍惚。

    “各位大人,请问谁要先来?”

    牢房里,浅淡的声音传出。没有如何娇柔狐媚,却确实是那曾集三千宠爱在一身的女子。

    但那声音,在这个寒冷的年夜里,突然让人生出一股说不出的舒服受用,也撩~拨了原来心底就膨~胀的弦。

    十数个狱卒,互视着,眼里涤荡着幽深的欲~望,一时每人都有磨拳擦掌之意。

    霰雪,被风卷了几缕进来,又微微卷起众人前面的那个牢房前的帷帐。

    张进捏了拳,只死死凝着那处。

    是了,这幅薄绢,是年妃下牢那天,皇帝身边的大太监徐公公交待布下的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