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广 热搜:

那炽艳的烈红溅落在女子的绣鞋罗袜 用自己的袖子替她一一拭去

   日期:2020-11-26     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庆嘉十七年末,帝都。雪。翌日就是大年初一,尽管帝都繁华,不少店家酒肆也早早关了门去守岁,只余下路边一些小摊档还开着兑点零
 庆嘉十七年末,帝都。雪。

    翌日就是大年初一,尽管帝都繁华,不少店家酒肆也早早关了门去守岁,只余下路边一些小摊档还开着兑点零碎以糊生计。

    张进沽了点酒,踩着深一脚浅一脚的雪,苦笑,这雪是下得越发紧了。

    一路上,人们行色匆匆,只是,无论是供打个尖儿的小酒馆还是热闹的街道,无不能听到三五一群人在嘀咕着什么,面有骇色,眉尖却又堆起些末兴奋和好奇。

    街心,张贴在墙上的皇榜在雪里微微翻飞。

    天,要变了。有一个人,明日将在菜市口行腰斩之刑。

    如果那被行刑之人是罪臣逆贼倒就算了,偏这人的身份特殊之极。

    年氏璇玑。

    今上最宠爱的妃子,没有倾城之貌,却是祸国的妖孽。

    庆嘉十五年她进宫后就立即被封高位,庆嘉十六年她父亲年丞相图谋篡逆一门被斩,她被贬为宫婢却在不久后又恢复了名位,尽享荣华富贵到今天。 据说,三年前,她进宫不久后皇帝甚至曾为她在一夜之间斩杀过上百人,原因至今不明。

    有消息从目睹过的宫人的碎嘴里流出民间,说那夜死人的血,打湿了整个凤鹫宫。凄厉的叫声让人宛同身处炼狱。皇帝拥着他的女人,凤眸轻眯,淡淡看着众多侍卫行刑。

    那炽艳的烈红溅落在女子的绣鞋罗袜,皇帝便半俯下身~子,用自己的袖子替她一一拭去。

    这刑罚来得诡秘。从来赐死深宫女眷,不过就三尺白绫,一杯毒酒。这妃子却要在这千万民众前被行这样的酷刑,只能叹一句君心难测。

    说到罪名,却是年妃私逃出宫,后又私通番敌,想来是为报当年满门被斩之恨。

    腰斩,用利斧从腰际铡下,把上半身放到那桐油板上,这样血流不出来,受刑的人要尝尽惨烈的痛苦才死。

    物伤其类。人却是奇怪的动物,当你在高处时,他们会嫉妒艳羡;当沦落到卑微,他们便闲看好戏。

    帝都百姓无不翘首等着看这美人受刑而死。

    张进自嘲一笑,他是不是该庆幸自己的好运?竟然和这独囚的孽妃同室而处。他是皇城监狱的牢卒,新调来的低等差使,此刻,就是被打发出来跑腿买酒祛寒。

    拍了拍身~上的积雪,刚要走进去,却听得一把低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。

    “兄弟们,谁有胆子跟老子去和那美人欢好一下。”

    “大人,这——不成吧?”有人战栗道。

    然而,很快又被另外几把声音压下。

    “这女人明天就要死了,怕什么?完事以后我们给她喂点东西,到她被斩了直至肠子跌出,也保管吱囔不出半点声。”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网站留言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